广东福彩好彩3: 第两千五百四十七章 逃不掉

    有伏仲轩带路,两人倒是一路非常的顺利,直接就离开了伏芸妮的修行之处。

    伏芸妮毕竟是伏仲轩的亲姐姐,所以她的修行之处伏仲轩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自然也是进出自若。

    如果换个人来的话,那恐怕早就触动了禁制阵法了。

    顺利的离开了伏芸妮的修行之处之后,伏仲轩直接带着秦萧离开了伏羲圣地,穿过了一片混沌之后,便是出来了,到了九洲华夏国的疆域之中。

    呼息到了这熟悉的气息,看着眼前一片疆土,秦萧也这才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呼,出来了,终于是出来了?!?br />
    不容易啊,这一次能从伏芸妮的手中逃脱,确实是非常的不容易,而且还能这么快,也确实是秦萧始料未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萧确实是没有想到,伏仲轩竟然会主动的赶回伏羲圣地来救自己。

    要说交情吧,他其实跟伏仲轩之间并没有多少交情在。

    而且来说,他可是在学生大比之上打败过伏仲轩,夺了伏仲轩的第一头衔啊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伏仲轩应该是仇视他才是的,可是伏仲轩却并没有如此,而是表现出了超人的大度。不仅没有仇视秦萧,而且对秦萧还非常的友好。

    整个圣学院的学生之中,恐怕他伏仲轩也只把秦萧放在眼里吧?

    或者,这就是高手惜高手吧。

    伏仲轩,给人的感觉一直是非常的高冷,高高在上,拒人千里之外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靠近的了他。

    在圣学院,也极少露面,就算露面也是不看任何人一眼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接近的了他。

    秦萧也有些好奇,问道:“伏仲轩,好像自从学生大比之后,我们便没有再接触过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,你会把我当作是你的对手看待,但我没有想到你会从圣学院中赶过来救我?!?br />
    “你如此不辞辛苦来救我,又是为何呢?我们之间,好像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在吧?”

    伏仲轩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,好像他并不会笑一般,一直是那么的高冷。

    他的脸,就像是一块千年的寒冰一般,任何时候都是冷冰冰的,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所以你从他的脸上,任何时候都看不出什么东西出来,甚至看不出来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我怕你被我姐玩死了,我在圣学院中就少了一个对手,你信吗?”伏仲轩道。

    秦萧淡笑了笑,道:“或许这也是一个理由,但我相信这肯定不是主要的理由?!?br />
    “英雄惜英雄,是有这样的说法。你把我当对手,不希望我这么快就死了,也是有些可能的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,你因为这些来救我,好像也说不太通?!?br />
    “需要说的太通吗?”伏仲轩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倒是把秦萧问的一楞,一时怔住了,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是啊,需要吗?

    “做人做事,顺心而为便是,何需事事都极道理有目的有好处才能去做呢?”

    “想做,便做就是了。只需要一个念头,不需要任何的理由,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听仲宇哥说你被我姐抓到了伏羲圣地,以我对我姐的了解,我知道你肯定日子不好过的?!?br />
    “一来我不希望我姐做出这样有损颜面的事情,二来我也确实不希望你不小心死在了我姐的手里?!?br />
    “而且来说,你被我姐掳了去,肯定会严重的影响的修行的。以我姐的脾气,真的关你几个纪元都是正常的?!?br />
    “学生大比我输给你了,你认了。你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打败过我的人,但我也不会服输?!?br />
    “从哪里跌倒我就要从哪里爬起来,所以我输给过你,我也要从你身上找回来,我要赢回来?!?br />
    “你若是一直被耽误修行的话,那就算下次我赢了你回来,我都觉得胜之不武,对你不公平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过来救你了,这样以后我赢了你,我也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胜利的果实?!?br />
    伏仲轩又道了一句,他这番话倒是说的无比的实诚。

    秦萧听的都不由的笑了笑,对伏仲轩竖了竖大拇指,佩服,欣赏。

    伏仲轩,确实是一个很特别的人,是个值得人敬重的人,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份大人情秦萧记下了,是他欠伏仲轩的。

    当然,人情归人情,事归事。

    秦萧撇了下嘴,道:“那你可得加油了,你是个不敢轻易认输的我,我秦萧可也是?!?br />
    “我既然能赢你一次,那我就相信我也能够再赢你一次?!?br />
    “你想找回来,那我可未必会如你所愿的。你努力修行,我也会加倍听努力修行的?!?br />
    伏仲轩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,道:“那就好,你越努力我就越有前地的动力。你有你的自信,我也有我的自信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们就看看,下一次交手,是谁输谁赢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相信,胜利是我的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,那真是巧了,我也觉得胜利是我的?!鼻叵粜α诵?。

    两人的话里,看似充满着锋芒,可是却并没有擦出什么火花出来,这是高手之前的一种相惜。

    自由的感觉,真是好啊。

    被人拿捏的感觉,秦萧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再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到了九洲华夏国,也算是安全了,此去圣学院就不需要多少时间了。

    还是先回圣学院吧。

    两人脚步刚迈出去,忽然空间错乱变化了起来,一个个空间凭空的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的秦萧和伏仲轩两人一个措手不及,两人都直接的被空间给分隔开了,瞬间秦萧便是不见了伏仲轩的身影,也不知道是被弄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但秦萧已经被空间给困住了,形成了一个空间的牢笼,将秦萧困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如此历害的空间手段,秦萧早就领教过了,自然知道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伏芸妮又来了!

    秦萧神色完全的阴沉了下来,目光无比的幽冷,死死的盯着四周的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看来真的是不能高兴的太早了,没想到都已经离开了伏羲圣地,还被她伏芸妮给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挺能耐啊,跑的倒是挺快的嘛,我都差点没有追上你们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家伙倒是可以啊,竟然能够蛊惑我弟弟过来救你。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,真是气死本姑娘了,竟然帮着外人来对付亲姐姐,我现在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我亲弟弟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没有用的,就你们那点实力,还想逃的出本姑娘的手掌心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本姑娘可是早让你打消逃的念头了,还是不死心??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逃啊,再逃???看你有多大的能耐,就算你翅膀长硬了也没有用?!?br />
    “只要本姑娘不主动放了你,你就休想逃的出本姑娘的手掌心儿?!?br />
    伏芸妮的声音传了过来,人也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,她此时就像是一尊空间女神一般,所有的空间都在她的掌控之中,为她所用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就这么不肯放了我?”秦萧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伏芸妮笑了笑,道:“不是我不肯放了你啊,是你自己不肯放了你自己啊?!?br />
    “本姑娘一开始就跟你说了放你的条件了,很简单的啊,这么简单的条件你都不答应,都做不到,你让本姑娘怎么放了你呢?怎么有台阶可以下呢?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太过于执着的,那就不能怨本姑娘了?!?br />
    “都说树活一张皮,人争一口气,这口气本姑娘还就真的跟你争到底了?!?br />
    “倒是要看看,最后谁输谁赢?!?br />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树活一张皮,人争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句话,也是秦萧经常说的话,他其实也很认同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做人,就应该要争一口气。为了争一口气,就算是拼上这条命,那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强势无比的伏芸妮,秦萧也实在是有些无力了,真的已经萌生了认输之意了。

    光是认个输倒也没有什么,可是这个女人要的可不光只是认个输吧?

    还要自己低头认错,向她道歉,向她求饶呢,这些就过了,秦萧又怎么能做这些呢?

    而且,秦萧也一直说过自己绝对不会低头的,现在低头,那岂也不是打了自己的脸?

    她伏芸妮要争一口气,他秦萧又何尝不是要争一口气呢?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情况倒是显得有些复杂了,两人都要争这口气,两人都没有办法退让半步,那自然就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秦萧,你现在有没有想通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通了,也就是几句话的事情,本姑娘便可以放了你,让你回圣学院去,还你自由?!?br />
    “这里可是九洲华夏国的疆域呢,你回圣学院方便的很,你的那些朋友应该都在圣学院中等着你吧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还不认趣的话,呵呵,你知道后果的?!狈磕萦值懒艘痪?。

    又是在逼秦萧低头认错求饶。

    这是第几次了?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她伏芸妮的毅力还真是强的很啊,还真的是一直紧咬着不放呢。

    低头吗?

    退一步,那就是海阔天空啊,从此摆脱了这个女人的控制。

    退一步,那便是可以回圣学院了,重新回归到自己的正常轨道之中。

    退一步,又有何不可呢?

    可是秦萧心中挣扎权衡了一番之后,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不,这一步不能退,绝对不能退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从一开始就不是自己的错,自己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是被欺负的一方,自己不计较就已经是大度了,是好男不跟女斗了,还要非逼得自己低头,那不是任意的践踏自己的尊严吗?

    人如果活的没有尊严,那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这是原则底线,这东西绝对不能因为贪一时的生死,而就放弃掉了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秦萧心中的信念再一次的坚定了起来:“想让我向你低头,绝无可能?!?br />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,那我奉陪到底便是了,我秦萧又何怕有什么后果呢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不低头就算了,本姑娘也早料到你会如此的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你暂时还是乖乖的当本姑娘的阶下囚吧,什么时候想通了,什么时候再还你自由吧?!狈磕菡庖淮蔚故敲簧?,而是早有所料似的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一落,那根仙绳又将秦萧的双手给绑了起来,将秦萧给束缚了起来。